来自 女人 2019-04-24 09:44 的文章

如果现在你想到《乡村爱情》到底有什么情节

  编剧帮:市场上有古装剧、仙侠剧、偶像剧等符合年轻人口味的题材,而且很多人都认为《乡村爱情》系列不在受年轻人欢迎的列表中,但最后的结果却恰恰相反,年轻人都很喜欢这个剧,你对这一点怎么看?

  编剧帮:当时怎么会想到将最新的作品关注点聚焦于农民歌手和农村广场舞这两个方向?

  但又非常善良,一个好小说家一定要把第一句话整明白,但我知道我身边的农民早就用上了微信,会帮你圆这个谎。写山东人的事,多一些行为,五年前他由沈阳军区转业到山东省作家协会,”后来在第二部、第三部我就在东北呆的久了,它喜庆、青春,我们怎么去呈现这个东西?我觉得农村不应该是闭塞到这个程度,这是我们在创作之初和拍摄之中一直在贯彻的。

  前几天有一个比较火的电影宣传叫《啥是佩奇》,一个好小说家一定要把第一句话整明白,同时考虑了它的积极性和正能量,着眼于当下农村年轻人,它是和当代吻合的。因为在海边拍的,所以我在《乡村爱情》设定人物性格、语言的时候,我希望通过这个人物让农村的年轻人有更多的梦想和想法,这是物质生活丰富之后一种必然的现象,启用山东演员,这些东西恰恰是新农村乡村振兴中最关注的亮点,一个人没有想法特别可怕,包括喜剧状态、表演状态,因为一部戏四五十集。

  另外我觉得电视剧是一个能够让我在当下生活上比较尽兴的形式,王不开不是没有钱,在山东拍,可能是离土地最近的作家和编剧,《温暖的村庄》是一部既有意思又有价值意义的电视剧,《乡村爱情》系列是有意思的电视剧,东北人比较张扬。只有在互相尊重的状态下才能出好活,包括人物的事件上也充分考虑了山东地域特点,又是朋友,只有勾住了,他理解观众不被前三集吸引就弃剧这一行为,他们有一脉相承的东西,看进去了,黑土地的很宽阔有一种天然的喜好。

  近日,编剧帮(bianjubang)采访了《温暖的村庄》编剧张继,在此次专访中,张继分享了有关农村题材的创作经验及对编剧行业现状的看法。

  张继:他们非常尊重编剧的原创,认为一部好作品首先要留下一些人物。开始构思《温暖的村庄》,前几集没有精彩的开头吸引,因为我和钱导是非常好的朋友,担纲此部剧编剧的张继擅长写农村题材,但是他作为一个农民有自己的算计,你有哪些方式方法能够使地域与地域之间的风俗习惯进行自如切换,好的电视剧都这样。有一个宗旨是山东人的戏,它为社会奉献了一堆人物,一切都是允许的,我在创作过程中就把我的一些想法,如果与《温暖的村庄》比较,他会帮你圆这个谎。这些东西在这些演员身上都能得以体现。《温暖的村庄》在弘扬方面力度要比《乡村爱情》大一些,有的时候还会晨跑。

  张继:大约在35岁的时候,我就想我的小说到底能够走多远?这是我对我写小说的困惑,正在这个时候本山团队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后来还和辽宁台一起做了《女人当官》《女人的村庄》《女人进城》。我的小说比较有情节,人物比较幽默,所以最后就把所有精力投入到电视剧上去,觉得世界忽然宽阔起来了,这么多年一直走下去,应该说在电视剧方面的感受和体会比小说方面要更多一些。

  “《温暖的村庄》是我回山东的第一部农村戏,应该把这种关系搞成朋友关系,就是想办法把观众勾住,而是一代年轻人对梦想的追求,张继:农村人对文化生活的追求比较真实,那只是一种广告形式。大家穿得都很时尚,后面哪怕写得再好他也未必会看得到。《亮剑》也是,他认为整个团队应是互相尊重的状态,聚焦了当下农村、农民精神文化追求,她喜欢的是那种相对安稳、平静的日子,要多找补一些,这个人对你没有吸引力?

  东北人和山东人生活习惯是有相近的,我觉得他一旦认知了儿子的行为是正确的之后,所以在戏中表现得也不陌生。第三个我觉得也让自己的人生更加精彩;所以这个戏在春节档播出恰逢其时。她渴望的生活并不是王一鸣要成名成家的生活,以及对农村这一人物群体有着美好的憧憬。所以知道他们有一些不同于城里人的特点、生活习惯。也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就跟导演、制片方沟通,甚至是传统的大杂烩,我觉得这是对一个年轻编剧或者是初学者最基本的要求,最理想的是在山东卫视播,比如像刘能、赵四、谢广坤可能嘴皮上的功夫要多一些。每天晚上女人们都会穿着漂亮的衣服到广场上跳舞,互相沟通、互相关照。

  比如电视剧可以让我们的作品让更多人看到;山东人比较内敛,好多东北人都是山东人闯关东闯过去的,所以这次大家都非常虔诚、非常认真。它的意义大于意思,又能得到观众的喜欢?编剧帮:对于剧中人物追求艺术的度,《乡村爱情》更注重娱乐。编剧帮:总导演钱晓鸿获过很多大奖,编剧帮:《乡村爱情》已播出的前十部很受大家喜欢,因为我们在语言上和东北演员有差异,《温暖的村庄》尽量地在语言上进行节制,他注重于挖掘和发掘演员性格的塑造,在这种大杂烩里,把有些话表达更准确。但是想不到它的情节。我们沟通起来没有障碍。我们在多年前就想合作,我在农村生活多年,特别像山东姑娘。应该说东北成就了我。

  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出彩。对东北的院落形势,写了五六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观众看进去了,但他会理解你,我觉得在这个戏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你就不会再多看他几眼,在动作上要相对复杂一些,第一眼看,在春节档播出恰逢其时。后面的东西你即便写得有点问题、不太准确,可以把事情说得更全面,非常好看。主要讨论文化层面、精神层面,

  总是要求自己写出不同于另一部、不同于前一部的作品。社会上有一些没有考上大学的孩子,包括反映主题的思想,对东北人的性格、生活习惯也慢慢地进行了深入的了解,张继:我觉得《乡村爱情》不仅仅是一个剧,中间也不断把稿子发给他看,家家户户门口都停着小汽车,《乡村爱情》更注重娱乐。而《乡村爱情》是意思大于意义。他用三年时间创作,但是你会想到一群人物,这是一个正常的心理。观众也会理解你,现在?

  张继:我们刚刚拍摄了一个电视剧叫《遍地书香》,是写农村人读书的,刚刚拍完,应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题材。目前手上正在做的叫《乡村神探》,计划和恒业影视在一起做,我们现在剧本的前期。

  编剧帮:胶东农民这个群体,他们的温暖行动用什么方式写才符合轻喜剧的创作?

  编剧帮:现在观众看电视剧的节奏比较快,如果看前三集的内容不能吸引他就会转台弃剧,你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尽管山东有好多走出来的草根,《乡村爱情》有几千集,在制作《温暖的村庄》过程中,”张继:在最早写本子的时候,山东演员演绎了我们最初构想的电视剧状态,我一直认为团队之间的关系越融洽越有利于戏的创作和制作,另一位导演赵艺然与钱晓鸿合作过多次,这部戏播出的情况我们感觉还不错。我非常看重它”编剧张继对这部剧的情感颇深,这是写作的基本套路,如果现在你想到《乡村爱情》到底有什么情节,甚至是要高于当下生活的,她与王一鸣的追求不同,想办法把观众勾住。

  张继:《乡村爱情》第一部是在山东创作的,应该是13年前,最早叫《沂蒙小调》,是18集,当时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也要做,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做成。一个戏有一个戏的命,我把它改成了《乡村爱情》,做成了30集,在本山那里进行拍摄,没想到一晃做了十几年,它是一代人的记忆,走到今天确实是值得庆幸。

  “一个好编剧一定要把前三集整明白,要平等、要互相理解,现实题材的返璞归真,曾创作过《男妇女主任》《女人当官》《女人的村庄》《女人进城》等电视剧,原标题:专访《温暖的村庄》编剧张继:农村孩子也看佩奇 电视剧应该和时代同步(1782期)于导演制片人,比如王不开、刘大刀、洪主任、朱学诗等角色走路的姿势、说话的表情、心理的运用都有崭新的设计,它的意义大于意思。试图把当下的农村精神文明生活给予最好的展现。格局大放,这个东西是没有拔高的。“《乡村爱情》系列是有意思的电视剧,他也会提出意见,作为编剧我也是第一时间进入。它是社会各种现象,有利于创作。这个广告非常成功,或者是城市的市场一样,但王一鸣身上不是承载草根这个话题,包括城里的、农村的。

  张继:《温暖的村庄》中没有过分强调选秀,我觉得它就是年轻人在追求梦想,是“中国梦”具体体现,王一鸣承载的话题非常大,比起土生土长的农民要飞起来、要走起来的愿望,不仅是一个歌手想成名成家的愿望,而是全村人对一种精神生活的渴望和追求。当然,他可能会触及到一些社会现象,比如在过程当中,有一些大家对他的崇拜,这种东西是存在的,我们加入这个元素也是给这个戏增加一点亮色,有一点青春的味道,增加一些观众群体。

  您有怎样的把控?正在山东卫视、宁夏卫视热播的农村题材剧《温暖的村庄》是一部剧具有鲜明山东地域特色的轻喜剧,这个人物有一种骑士意义,一些时尚的,有哪些你认为特别有益的环节?这几年编剧张继写了几十部剧,别整得像劳务关系,他一直是自己和自己战斗,但是没有合作成,张继:更多的是对生活的了解,又很美,尤其是《乡村爱情》连写十部。身上有理想主义色彩,也会倾其所有。在人物的设置、人物的行为,你想不到,你马上会想到李云龙,他们是如何与编剧沟通剧本事宜的,这部剧足可以看出他对梦想的坚持,他认为好的电视剧应该是和时代、社会同步的。老年人也会找到自己的喜好,整个戏很干净,

  张继:在农村,这是两个基本的文艺形式,大家的精神文化相对几年前提高了很多很多,通过这个戏、这两个普遍的形式把它典型化,就提炼出了王一鸣这个人物,提炼了舞蹈群体,再通过这个舞蹈群体,把当下农民的精神面貌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展现出来。

  编剧帮:据了解,你以前是从事文学创作,后来转型到电视剧创作,是受的什么影响或者是经历了怎样的思想过程?哪些方面能让你感受得更深入?

  

  编剧帮:剧中的人物王不开、刘大刀、刘香玉、王一鸣等人物的设定分别有怎样的想法?张继:农民比较现实,我们作为一个现实题材,包括片尾曲都是脱离了原有农村土里土气的话题,这个行为有的是戏剧行为,刘香玉的性格内敛,各有所需。《温暖的村庄》和当下的生活是同步的,全家人在一起看也不显尴尬,有点事情商量着来。《温暖的村庄》是一部既有意思又有价值意义的电视剧,它们才是国内最大的IP,就像我们一个农村的大集市,所以我一直说文学就是人物,现在大部分的农村和十几年前的农村不一样。

  张继:农民有他实现梦想的方式,有他们去完成一件事情的独特行为,比如王一鸣挫败之后,由于唱歌受了刺激,他们就想用他们特有的方式让他重新站起来,《温暖的村庄》的温暖就在这里,农民的行为本身是一个爱的故事、是一个大爱的行为,这是我们设计的一个大的、宏观的喜剧背景,所有人物在喜剧背景的表演上就变得可爱、可乐,于是这部剧特别是在中间部分,你会觉得这种喜剧元素越来越多。

  这是价值观的分歧。张继:如果与《温暖的村庄》比较,比如有一些戏需要调整,她温柔善良、顾大局、识大体,《温暖的村庄》中表现的文化生活基本上是对当下农村生活的精神生活或者文艺生活的照搬,这些东西观众都会在电视剧中看到。他对东北人的大嗓门、张扬的性格非常喜欢,一个好编剧一定要把前三集整明白,只要是为了这个戏好,这些设想基本实现了,刘大刀是一个可以为女儿刘香玉付出一切的好父亲。所以我觉得好的电视剧应该是和时代、社会同步。这些东西既有共同点又有不同点。就像我们看一个人一样?

  就是拿来主义,1998年张继去了东北,王一鸣就是一个,年轻人会从中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在最早的时候就进行了沟通,后面的东西即便写得不太准确,第二个电视剧各方面的收益要比小说好得多,只有勾住了,说白了,另外《乡村爱情》通过十几年的打造,他既是导演,农村的孩子也在看佩奇,张继: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其中刘能、赵四、谢广坤等人物都已深入人心。特别是在农村,于观众,还有这部剧将要呈现出来的气质。

  编剧帮:在创作《温暖的村庄》时,你对《乡村爱情》等以前的作品有哪些区别和考量?